搬到這裡後總是覺得不習慣,想要發文章也提不起勁來
總是在想要發文章的時候,因為找不到發文按鈕而放棄 

 

拉達今天又逃家了
我按照慣例在假日睡到中午,麻進來我房間叫我吃午飯順便看一下拉達
發現拉達留下了一間密室,而裏頭空無一人(也無一鼠)
經過柯飄的仔細推敲,判斷兇手是從給水器用力爬阿爬地爬出來的,以至於用來固定給水器的膠帶都脫落了。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我根本完全不緊張,完全
我甚至在麻徒勞無功地在我房間狂叫拉達翻箱倒櫃的時候
忍住沒有吐槽她還繼續躺回去睡,只叫他要記得把房門關起來
拉達經過上次的大冒險之後,完全酷愛我房間木地板下面的空間,我想這次一定也不例外
看不下去麻繼續大叫讓我睡不著,我起身想找塑膠袋
沒有塑膠袋就隨便拿了張泡泡紙替代,反正踩了會有聲音就好了

看了看平常放葵花子的盆子已經被拉達搜刮一空
放葵花子當誘餌可能不太夠,就拿了比較少餵他的牛奶餅乾點心
泡泡紙跟餅乾袋放在地上都還沒打開,我想說地板有點髒拿個咕嚕咕嚕來黏一下,這小笨蛋就跑出來了哪
我不得不佩服黃金鼠的嗅覺,袋子都還沒打開就聞得到食物的味道,也可見這小傢伙真的超餓
我看他完全有把整包餅乾拖到地板底下的氣勢,趕快拿出一塊讓他吃,趁他在吃的時候起轎回宮。
回到籠子裡的拉達看到滿滿的食物盆,立馬把囊頰塞得鼓鼓的,大概在儲備晚上再次脫逃的行囊吧
就是學不乖呢這小笨蛋。

 

我一直以為玉山的卡是我的第一張卡,完全忘了聖歌之前也幫我辦了兩張只是沒開卡
結果我人生的三張卡都是公司的人幫我辦的,真是覺得不好意思。

 

我其實不很喜歡薑母鴨,不喜歡中藥味、不喜歡酒味,甚至不喜歡吃鴨
但是跟他們出去總是很有趣,所以我還是說了我想跟
我不曉得原來吃薑母鴨是用鐵臉盆煮的,完全超級霸氣,跟薑母鴨這三個字感覺非常合
鐵盆,薑母鴨,超合
我本來打算一路就吃點菜吃點鴨血就好了,這麼多人應該爺不會有人發現我沒吃鴨肉
沒想到居然有人說看桌上有沒有骨頭就知道了,到底是誰這麼抽絲剝繭請救救這個腐敗的社會吧
我沒吃鴨肉這種小事就放過我拜託。
剛入座的時候往左邊一看就看到半生不熟的面孔,是不打招呼尷尬打了招呼又不知道說什麼的關係
要謝謝趙公子的這一頓,又要陷入該買些什麼的苦惱漩渦了,粉絲也不是很好當的喔是不是。

 

有時候也會感到擔心,為什麼我沒有任何感覺呢
是不是就像一些歌唱的那樣,經過了你之後遺憾沒有撫平傷口沒有復原回憶還沒擺脫
我不想承認你對我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但如果讓我跟你面對面,我仍是當時的小孩,沒有自信、髒、不敢直視你
無法回想起全部,只有那些震撼我的畫面
已經泛黃,卻重重壓在我心上。
寫出來就會成真嗎?希望不會實現。

 

 

 

創作者介紹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