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新世界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2 Thu 2013 23:59
  • 8/22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過來,其實是沒有什麼印象的,唯一記得的,是在樹上,那隻眼睛圓的出奇的貓頭鷹。

回神的時候,我已經握著纏住莊園花園大門的鐵鍊,而珍妮佛站在我身後離五步遠的距離,正探頭探腦的看我解開鐵鍊的情況。

我想是冰冷的觸感讓我回神的,鍊子上的粉繡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可是我還是一點一點的將它從鐵柵門上解開,發出了很大的喀啦喀啦聲音。

「好了。」我回頭跟珍妮佛說,並把鐵鍊扔在地上。

珍妮佛把我推開,深吸了一口氣,嘴裡好像念著一些「沒事的。什麼都沒有。」之類的話。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就像香芹跟薄荷揉碎後才會釋放香氣,我的隱密情感,在被你徹底搗碎後,才終於漸漸釋懷。

也許我該感謝你曾讓我舞出的優美片段,但我真的沒辦法不去看,你任性留下來的,一片零亂。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人在公車上寫日記。

她坐在最後比較高那排的最右側,穿著流行於OL間的時髦套裝,將包包墊在膝蓋上當作桌子寫著,還不時微微抬起頭注意是否有人在偷看自己,儘管這輛公車只有她一個乘客。

天早就黑了,可是從窗戶透進的招牌燈光,以及公車上的昏暗光線,讓她足夠看見她的厚重日記本,於是她忽視車的顛簸,用她歪扭的字一直沙沙沙地寫下去。

紅燈。車停了下來,應該是把字寫好的時機,可是女人也跟著停了下來。

少了公車行走時的噪音,她聽到了某種聲音,某種規律且沉重的聲音。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輛公車有股奇怪的氛圍,從我投下硬幣的那一刻起,整台車竟安靜得可怕,死寂塞滿了每個人的喉嚨,再從喉嚨瀰漫到車裡的每個角落,像瓦斯一樣,彷彿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葬身火窟似的。


今天是我的十八歲生日,剛從那群過度熱情的吵鬧朋友們手中逃脫,從那麼吵雜的地方,突然換到這輛安靜莫名的公車,坐在不甚舒服的皮椅上,好像突然聾了。


在等一個紅綠燈的時候,一位穿著破爛蘋果綠T-shirt的疑似流浪漢上了車,坐我前面聽著mp3的男人震了一下,他也穿著一樣的蘋果綠襯衫。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每年一到這澳熱的時節,蚊子老是多的不像話,看電視時總是不勝煩惱,現在就有一隻正在我的大腿上囂張地大快朵頤。
「啪!」我不留情地朝腿上拍下去「幹!」。
這一掌不只留下了發燙的巴掌印,還賞了我一手的鮮血。
「我的血啊──」我把第四隻禍首的屍體堆在桌上,然後衝去洗手。

伴隨著食神把畫了兩顆心的卡片飛貼在螢幕上,我的戰績又增加了一隻,而且保持著無傷的紀錄。
「做完了,食神真是百看不厭。」我對著周星馳微笑,並豎起大拇指。
數了數桌上那些活該的壯士,竟然有二十九隻之多!我在想要不要去拿相機把這壯觀的景象拍下來,發現有隻似乎還沒死而震動了一下。
這可是令人難以忍受的一幕,我把那隻挑出來想給它最後的一擊必殺,卻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明明三月該是個春暖花開的季節,但現在卻比秋還更有秋的蕭瑟,水泥路上盡是乾枯的落葉,一點點風就會掀起一陣的聲音,沙沙……沙沙沙……


「曉慈,我們家琇蓉有沒有在你家?」曾媽媽焦急地抱著電話,旁邊是琇蓉的電話簿,已經只剩下最後四筆「沒有阿,好,謝謝。」


秋風在春天的夜裡響著,共鳴路人的耳朵及琇蓉房裡的鐵窗。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如往常,我在學校留到該回家的時候,走到學校對面搭車。
冬天的夜晚總是到的特別早,六點多天就已經黑了
綠燈的光映到旁邊的葉子,風吹的淒淒
我跟零散不認識的人,一起等著公車,絕對有位子坐的第一個。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年前,我在浴室的角落,發現一個蛹;那個蛹有著蛹一貫的皺摺,卻是蛹不可能擁有的天藍色。我不知道為什麼浴室這種環境可以 長出個蛹,不過我覺得它很漂亮,又很好奇裡面到底是什麼,我就沒有去動它,弟弟似乎沒有發現它的存在,於是它就一天天的慢慢 成形了。
大概兩個禮拜後,我在洗澡時,發現那蛹上有條小小的裂痕,差不多跟小指緣差不多長吧,我一手抓過殺蟲劑,蹲在浴缸裡看會跑出 什麼東西,如果是噁心的蟲就立刻把它殺了;但我等到水都冷了,開始有著涼的症狀時,它都沒有出來,但就在我打算放棄,想至少 得先穿上衣服之際,它出來了。
一個差不多一公分的生物,形狀跟人一模一樣,不過它全身赤裸著,沒有頭髮,也看不清楚是男是女,似乎不會說話。我曾經考慮將 它交給媽媽處理,但後來我還是把它留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對它有股強烈莫名的好奇心。我用衛生紙跟小時候的玩具幫她做了 一張簡略的床,把它當作我的寵物,每天餵它一些零食或白飯,它也不會亂跑或發出聲音,我去上課時就讓它自己待在房裡,回來再 陪它玩,就這樣秘密養它養了一個月。
它每天以我看不出來的速度成長著,當它長到大約八公分時,我讓它穿上我小時候玩的娃娃的洋裝,不過它的五官很淺,看不清楚它 長什麼樣子,而且它的學習能力很強,只翻過我的數學講義兩遍,就會拿我斷掉的筆芯寫我的作業;它也開始學說話,像小孩一樣重 複我的語尾,只三天,它已經可以跟人溝通了,我常常跟它聊天,它會說些它當天聽到的東西給我聽,語氣跟我一模一樣,真的很可愛。
我不知道它是怎麼識字的,有天回到家,它坐在我的書櫃上看書,沒幾天就把我的藏書看完了,我怕它自己在家會無聊,就幫它隨便 買了一些書,各式都有;我發現它對社會小說及心理學很有興趣,就幫它多買了幾本。它漸漸長到了15公分,有天我跟它在聊天
「小傢伙,幫你取個名字好不好?」我都叫它小傢伙
「不用阿,我有名字了。」它的眼睛天真的從書中抬起來,有點熟悉的孩子臉孔
「喔?那你叫什麼?」我只是隨口問問,心不在焉的做著自己的事
「我叫呂幸芳。」

wret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